曹氏宗族的“错”字

with 没有评论

曹氏宗族的“错”字

前两天我读到一篇文章,讲曹操儿子的表字都很有问题,就此单开一篇总结。

取字,本身表达了父辈或本人的一种愿望,也可表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不过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原因”,曹操一家的字和本人的命运或多或少有些偏差。曹操的几位儿子,如大家熟悉的曹丕、曹植、曹彰,都是对不上号的。如果用这个题材写神秘文学,可以称作——“错”字的诅咒。

魏文帝曹丕,字子桓。根据周公谥法:“辟土服远曰桓。克敬动民曰桓。辟土兼国曰桓。”君王让其他国家臣服,开疆拓土,爱惜民力,都可以叫桓,但这些评语放在丕少身上多少有些不搭。夷陵之战,曹丕本有大好机会扫吴灭蜀,结果被孙权忽悠了,三路出兵洞口也吃了亏。在他当政时期,魏国失去了第二次统一全国的机会。诸葛亮上台后推动新的经济政策,间接引发魏国通货膨胀,经济状况大踏步倒退。这些情况和“桓”相去甚远。

陈思王曹植,字子建。生在帝王将相家,这个“建”必然指政治建树,否则叫“子文”,“子楚”更为适宜。问题是,曹植一辈子的建树都在《洛神赋》中了,政治上却被看管的很紧,根本就是毫无建树。曹操曾命曹植增援曹仁,可惜他喝多睡过去了。他当时还不知道,这辈子唯一一次能够有所建树机会,就如此错过了。之后,这个诅咒便伴随他一生,从曹丕朝到曹睿朝,屡受打压,最终曹植在封地抑郁而亡。

三国人物品评录(21)SP荀彧

with 没有评论

七、  秉忠贞之诚 守退让之实 —— 可望不可及的荀令君[1]

本篇我们介绍我最敬重的曹操首席谋士——荀彧荀文若。

荀彧(163-212年),字文若,颍川颍阴(今河南许昌)人。东汉末年曹操帐下首席谋臣,杰出的战略家,被曹操称赞为“吾之子房”。荀彧自小被世人称作“王佐之才”,在战略上为曹操制定并规划了统一北方的蓝图和军事路线,曾多次修正曹操的战略方针而得到曹操的赞赏;战术方面曾面对吕布叛乱而保全兖州三城,奇谋扼袁绍于官渡,险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奇袭荆州等诸多建树;政治方面为曹操举荐了钟繇,荀攸,陈群,杜袭,司马懿,郭嘉等大量人才。荀彧在建计,密谋,匡弼,举人多有建树,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

荀彧官至汉侍中,守尚书令。因其任尚书令,居中持重达十数年,被人敬称为“荀令君”。后因为反对曹操称魏公而受曹操所忌,调离中枢,在寿春忧郁成病而亡(一说服毒自尽)。死后被追谥为敬侯,后又被追赠太尉。

两天前,我看到一篇写汝颖士人的文章,名字叫做《汝颖优劣论》,后汉孔融所作,作者在文中连用八句排比兼对比句式,将文采展现得畅快淋漓。文章标题中的“汝”,指汝南,在今河南驻马店市汝南县附近,“颖”,指颍川,古时的政治区划今已不复存在,主体在今河南省禹州市内。汝、颖两地相隔不远,虽然今日经济不甚发达,但在古代,尤其是后汉时期,汝颖地区是华夏文明的精髓所在,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及至东汉,“光武中兴,笃好文雅,明章继轨,尤重经术。四方鸿生巨儒,负帙自远方至者,不可胜算”。汝颖地区毗邻政治中心,很多大儒途径此地设院讲学,因此汝颖文学造诣为天下魁首,后汉末年的主要政治人物也大多出自此地,尽人皆知如袁绍、袁术、荀彧、荀攸、郭嘉、陈群、钟繇、徐庶等人皆出汝颖,甚至为荆州士人津津乐道的“水镜先生”司马徽也是颍川人士。毫不夸张地说,天下英才一石,汝颖士人独占八斗。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作为孔夫子的后代,孔融偏偏专门写了这一篇文章来讨论汝颖两个地区的士人的优劣:

融以汝南士胜颍川士。陈长文(群)难曰:“颇有芜菁,唐突人参也。”融答之曰:“汝南戴子高,亲止千乘万骑,与光武皇帝共揖于道中,颍川士虽抗节,未有颉颃天子者也。汝南许子伯,与其友人共说世俗将坏,因夜起举声号哭,颍川士虽颇忧时,未有能哭世者也。汝南许掾,教太守邓晨图开稻陂,灌数万顷,累世获其功,夜有火光之瑞,韩元长虽好地理,未有成功见效如许掾者也。汝南张元伯,身死之后,见梦范巨卿,颍川士虽有奇异,未有鬼神能灵者也。汝南应世叔,读书五行俱下,颍川士虽多聪明,未有能离娄并照者也。汝南李洪为太尉掾,弟杀人当死,洪自劾诣阁,乞代弟命,便饮酖而死,弟用得全,颍川士虽尚节义,未有能杀身成仁如洪者也。汝南翟文仲为东郡太守,始举义兵,以讨王莽,颍川士虽疾恶,未有能破家为国者也。汝南袁公著为甲科郎中,上书欲治梁冀,颍川士虽慕忠谠,未有能投命直言者也。”(《全后汉文》卷八三)

孔融这篇文章写得很不错,不仅因为他文笔超群,更在于写作此文的政治用意。后汉末至三国初,天下分崩离析,但早期政局始终围绕着两个中心发生碰撞,一个是四世三公的袁氏内斗——袁绍、曹操对抗袁术、公孙瓒,另一个便是汝颖集团的对抗,颍川士人和汝南士人频频斗法。前一个对抗是横向的,将黄河中下游一分为二,一边是冀州、兖州、豫州、并州,另一边是幽州、青州、徐州、扬州,双方的争斗直到袁术称帝不成黯然去世截止。后一个斗争是纵向的,从党锢事件开始贯穿于整个早期三国历史,直至荀彧去世,曹操称魏公,汝颖的争论方告一段落。第一场争斗大家看得明白,因为战场上真刀真枪,死人固然可怕,但没有一个糊涂鬼;相比之下,第二场战斗是暗流,更为凶险。大家如果不了解后汉文坛,以为子曰诗云读不出奇门遁甲就大错特错了。半部《论语》尚能治天下。曹操年轻时以通晓诗经被辟用,刘备邀袁绍出兵也得搬请经学大师郑玄老人家写亲笔信。后汉以经学治天下,文学就是政治,政治就是文学,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不为常人所熟知,这场战斗才更可怕,因为它变得无处不在,不可捉摸,在有的没的地方突如其来,伤人于无形。

孔融不是汝颖人,但孔氏一门是夫子后人,对文学范畴内的优胜劣汰有天然的发言权,本文写成的时间恰好在官渡之战前后,第一场地域范围的争斗刚刚偃旗息鼓,第二场南北大战即将拉开帷幕,这个时候的《汝颖优劣论》恰如在一弯静水中投入巨石,眼看霎时就能激起轩然大波。看上去,孔融有意发表这篇文章只是为了和颍川名士陈群逞口舌之争。其实不然。曹操手下众多谋士,如荀彧、荀攸、陈群、钟繇、郭嘉等人都是颍川人,颍川士人就是曹孟德的左膀右臂,孔融这时候揭起来这块伤疤,明里是讨论文学修为,实则形同在曹操身后开辟了第二战场。他所说的“未有拮抗天子者”、“未有能哭世者”、“未有杀身成仁者”,字面上看就是普普通通的道德论断,但他却别有用意地将矛头指向了部分士人对现实层面的不满,他的寓意是颍川士人虽然文采风流,资质超群,但大多明哲保身,不肯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为士人所不齿。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按孔融的意思,肯定是有颍川人为他所说的奸臣出工出力了,所以才招来如此非议。当时身为司空府椽属的陈群甚至军师祭酒郭嘉都不足以招来如此兴师动众的道德舆论攻击,牵牛要牵牛鼻子,孔融要攻击的对象是陈群背后的荀彧荀文若。孔融意思是说,“就是你荀彧,为国贼曹操征辟来这么多汝颖奇才,让曹操如此得势”。作为曹操在整个征伐北方过程中的背后支持者,荀彧是整个后勤、政工系统的发动机,将他拿下就意味着曹操在整个道德阵线和政治立场的崩溃。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从孔融如此大规模的罗列证据辩驳立论也可想见,荀彧对曹操侧后安全的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