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氏宗族的“错”字

with 没有评论

曹氏宗族的“错”字

前两天我读到一篇文章,讲曹操儿子的表字都很有问题,就此单开一篇总结。

取字,本身表达了父辈或本人的一种愿望,也可表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不过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原因”,曹操一家的字和本人的命运或多或少有些偏差。曹操的几位儿子,如大家熟悉的曹丕、曹植、曹彰,都是对不上号的。如果用这个题材写神秘文学,可以称作——“错”字的诅咒。

魏文帝曹丕,字子桓。根据周公谥法:“辟土服远曰桓。克敬动民曰桓。辟土兼国曰桓。”君王让其他国家臣服,开疆拓土,爱惜民力,都可以叫桓,但这些评语放在丕少身上多少有些不搭。夷陵之战,曹丕本有大好机会扫吴灭蜀,结果被孙权忽悠了,三路出兵洞口也吃了亏。在他当政时期,魏国失去了第二次统一全国的机会。诸葛亮上台后推动新的经济政策,间接引发魏国通货膨胀,经济状况大踏步倒退。这些情况和“桓”相去甚远。

陈思王曹植,字子建。生在帝王将相家,这个“建”必然指政治建树,否则叫“子文”,“子楚”更为适宜。问题是,曹植一辈子的建树都在《洛神赋》中了,政治上却被看管的很紧,根本就是毫无建树。曹操曾命曹植增援曹仁,可惜他喝多睡过去了。他当时还不知道,这辈子唯一一次能够有所建树机会,就如此错过了。之后,这个诅咒便伴随他一生,从曹丕朝到曹睿朝,屡受打压,最终曹植在封地抑郁而亡。

任城王曹彰,字子文。这个差更远。“射杀中山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黄须儿毕生偶像是霍去病,生平夙愿就是上阵杀敌。文武兼修,只能是曹操对黄须儿的一厢情愿。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当然,在临终的时候,曹彰还是体现了自己的文学素养。曹丕登基后,请这位弟弟来下棋。下至中途,曹丕令人端来曹彰最爱吃的甜枣,吃着吃着,曹彰突然毒发身亡。死前,他用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说了一句琼瑶式的台词:“子桓,你还爱我!”(见《三国杀》曹彰阵亡台词)

萧怀王曹熊,字子威。这位子(紫)威(薇)其实一点也不威武,从小体弱多病,曹操甚至怀疑他能否活到成年。《三国演义》写,曹丕登基后遣使申饬曹熊,原本也就是吓唬吓唬这个小弟弟。谁成想,曹熊一怒之下,上吊自杀了,还真是意外的威武不屈……

白马王曹彪,字朱虎。朱虎是什么?是两个人,舜帝手下有“朱虎熊罴”四位臣子,担任掌管山丘草泽、草木鸟兽的虞官益的助手。换言之,曹彪是希望自己成为曹氏宗族的好助手。可惜,嘉平三年(251年),王凌密谋废帝改立曹彪,事败,曹彪被赐死,享年五十七岁。朱虎没做成。其实,你还不如叫熊罴,一千六百多年后还有人写诗纪念你,“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见诗词《纪念戴安澜将军》,作者自己百度)

“错”字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曹操的儿子们身上,严格来讲他的两位兄弟也都有这样的问题。

世间福将曹洪,字子廉。廉,就是清廉的廉,放在曹洪身上恐怕是最不合适的。曹洪是出了名的铁公鸡,聚敛贪财且一毛不拔,还纵容门客横行不法。曹操感叹:“我家赀那得如子廉耶!”连魏王都自叹不如,你是怎样的霸气。丕少知道叔叔有钱——汴水之战当着那么多人把自己的跑车让给了曹操,便想跟他借钱。可惜这位铁公鸡六亲不认,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曹丕碰一鼻子灰。时来运转,曹丕登基,头等大事便是找个借口把曹洪压入大牢,幸亏嫂子求情才逃过一劫。看你以后说自己廉还是不廉……

征南将军曹仁,字子孝。他的字本身没什么问题,“错”在他的父亲。曹仁父曹炽,曹嵩从弟,早亡,终年三十九。按古人十七生子估算,曹炽死时,曹仁小学还没毕业,也没什么机会尽孝道,可能正因如此,曹仁才把自己的字取为子孝吧。

要说曹操子嗣众多,并非人人对不上号,勉强说来真有一位能对上——曹昂。

丰悼王曹昂,字子修。修,有整治,建造之意。不过可惜,“修”“休”同音,意也相通。建安二年(197年)随曹操出征张绣,因张绣突然袭击,曹昂为救曹操负责断後,与大将典韦一同战死於宛城。这是曹操唯一一位生平和表字吻合的子嗣。“错”字的诅咒,果不其然。

其实,就是曹操自己未能得偿所愿。“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他心仪的谥号是“文”,可惜最后得谥魏武帝,文建之功被武略所掩盖。

 

宋晶路

3/18/2014

Leave a Reply